人类的需求和恐惧,并无不同──读了《钢穴》,我豁然开朗

人类的需求和恐惧,并无不同──读了《钢穴》,我豁然开朗

前日和日本讲谈社国际版权部友人餐叙,同是文青(保罗.奥斯特及约翰.厄文迷)的K部长提到,日本年轻人,尤其是刚出社会的新一代对于现状和未来充满绝望、不安,身为职场前辈虽然内心也不敢说前程有望,但总是怀着善意,鼓舞士气,安慰他们:「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。」

由于彼此很熟,我忍不住说起我的《钢穴》以前、《钢穴》以后,崭新的心境。

从来不怎幺读科幻小说的我,在读了这本创作于我出生前数年、1953年的作品后,不禁有了重生之感。

早在半个世纪多以前,艾西莫夫就以全星河的视点写出了人类恆久存在的普遍焦虑。

3421 年地球人满为患,机器人、仿生机器人逐渐在许多职务上取代了人类。而且原本移居其他星球、重回地球的「太空族」,看似以绝对的优势,睥睨如蚁群般、愈发低落的人类。

两个族群间的冲突隐而待发,一桩遽然横生的谋杀案,极可能激起更大的灾祸⋯⋯

我从《钢穴》以前、《钢穴》中读到的是,往前看的「未来」两千年,和现时点往后看的「过去」两千年,人类的需求和恐惧,并无不同。人类的蒙昧和渺小,也无不同。

可人无法看清一切都在往前走、都在变化,内在渴求的「安全感」若不随着外在事态发展而调整,想要「安于当下」并「确保未来」是不可能的。

「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」,是基于「一定会有坏事发生」的体认而来。

太悲观?刚好相反。读了《钢穴》以前、《钢穴》,有些结鬆了,豁然开朗。

▶︎▶︎▶︎免费订阅经典也青春 Podcast。名家领读,经典随身听!

  • 2020/06/16
  • 161阅读
  • 作者:
主页 > S爱生活 >人类的需求和恐惧,并无不同──读了《钢穴》,我豁然开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