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8,和理非勇武雨中同行

民间人权阵线昨日8月18日,原本申请由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游行至中环遮打道,但警方只就民阵于维园集会批出不反对通知书。民阵进行「流水式」集会疏导人流,队头约于下午3时左右离开维园,沿高士威道及轩尼诗道西行线,到湾仔、金钟、中环离开。民阵晚上宣布在铜锣湾、天后及维园一带,约有170万人参与集会。警方估计在不反对通知书所列明的维园集会地点,同一时间内最高峰人数为12.8万人。

记得,核爆都唔割。黄思铭摄

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表示,已通知警方本月31日 (8.31北京否决真普选5周年)再发起游行,起点是中环遮打花园,终点为中联办。他指,不希望再举办今日的「流水式」集会,因沿途无法设急救站、沿途非合法示威地点,市民会面对滥捕滥控的风险。岑说,将与律师商讨司法覆核警方禁止民阵游行的决定,重申游行示威是市民基本权利,不应以未发生或潜在的危险而禁止游行。

民阵发表《煞停警黑乱港,落实五大诉求》公开信,指「反送中运动的初心,本来是守护香港人享有的法治和自由,免于中国式政法制度和政治暴力的恐惧。香港人成功抵挡送中恶法二读,但中国式镇压民众的手段已经活现在香港警察身上。」

公开信表示:「由 6 月 12 日至今,警察所有失误和暴力行为,高层责无旁贷。要止黑暴、制警乱,就要停止一切滥权滥暴行动;要停止滥权滥暴行动,就要从根本改变警队领导层和应对示威者的方针。因此,我们要求保安局李家超、警务处处长卢伟聪、行动处处长邓炳强和新任副处长刘业成,应当负上全责,问责下台!」民阵表示,8.18集会,是要承接 6.16 二百万人上街抗暴的意志,集结最多数的香港人,以和理非的方式同心同行,表达我们对警察暴力的愤慨,和展现香港人意志坚定。

民阵在维园举行的集会在下午2时左右举行,政府则在2时18分发表声明,就民阵以针对警方的口号举行集会表示遗憾。政府发言人称,对于过去一段时间的警民冲突,警方是一直以容忍的态度处理这些违法事件,只是在受到暴力袭击时,才被迫以最低武力驱散示威者,恢复社会秩序。又引用数据指「至今共有约180名警务人员被暴力的示威人士袭击受伤」,重申特区政府全力支持警方的严正执法。对于舆论谴责警方在721元朗白衣人无差别袭击事件中未有执法等,政府发言人没有任何回应。

民阵则在Facebook专页回应政府的声明:「面係人地俾,架係自己丢。就政府发言人对民阵以针对警方口号集会表示遗憾,民阵表示遗憾你个遗憾!」

政府晚上10时18分再发声明回应集会,指虽然集会期间大致和平,但由于参与者佔用了港岛多条主要干道,路面交通大受影响,对市民造成不便。运输署与警方已积极协调,尽量将影响减至最少。发言人重申,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尽快回复社会秩序;当一切平静之后,政府会与市民展开真诚对话,致力修补撕裂,重建社会和谐。

昨午约2时30分,维园人群已企满六个足球场和中央草坪,由于集会期间下起滂沱大雨,众人纷纷撑起雨伞及穿上雨衣,集会者沿途高呼「香港人,加油!」有市民表示,落大雨不会影响到今日的人数:「香港人连催泪弹都唔惊啦!点会惊雨水?」多条前往维园的道路均挤满穿黑衣的人群,附近的地铁站如天后及铜锣湾亦由于人流太多而曾短暂关闭,部分人要在较远的地铁站例如炮台山前往集会现场。

下午约3时,民阵呼吁集会者跟从在场民主派人士的队头,离开维园沿轩尼诗道往西前行,目的地为中环遮打道(原本申请游行终点)。人群沿途高呼「光复香港,时代革命」及「五大诉求,缺一不可」等口号。「彻查警黑,追究警暴」是许多民众手中举起的标语。民阵的队头在下午约4时30分到达中环遮打花园附近,再进入遮打道行人专用区,民主派人士表示,已抵达终点站,市民可以自由离开,亦欢迎他们重返维园,继续参与集会。入夜后,铜锣湾及天后港铁站仍然水洩不通,大批市民前往维园。

37岁的陈先生是银行职员,他有感政府多个星期以来无视民众诉求,警方执法多次出现问题都没有被追究,令他对香港政府彻底失望。他怒斥:「大家有眼睇架!元朗打人嗰啲白衫佬,求其拉咗廿几个交差,你睇番啲片嗰日打人起码过百人,都算,拉番去嗰啲竟然全部都冇被起诉,但俾人拉嗰班示威者,好快就被控暴动、袭警等,呢个係一个咩世界?」陈先生认为,香港人受到不公平的对待,显示政府和警察是按政治办事,而不是按法治办事。

陈先生批评,警方在绝大部分的清场行动时均使用过分武力,令市民及示威者承受不必要的痛苦,故必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及追究责任。他又指,有警员以示威者装扮出现,质疑警方从中煽动,又称警方的执法方式好「嗱喳」。他说,若果政府不愿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,彻查警务人员行为失当,社会难以回复昔日安宁。他呼吁香港警察时时刻刻切记身份,记得是香港人、记得是香港的公僕,必须保持克制。

陈先生自备标语出席集会。曾港深摄

「我希望香港人真係可以齐上齐落,一齐企出嚟对抗呢个咁不公义嘅社会,我哋冇得再返转头!香港人唔可以再置身事外,隔岸观火,因为香港而家呢个状况,冇人能够避免。」陈先生语重心长说。

他于721元朗恐袭前从未参与游行,由于他住元朗,自从721事件发生后心情受波动,很担心自己及家人不知何时会遇上像当日那般的恐怖情景。所以他认为每一位香港人都必须站出来,对抗政权及社会上不公义的事,若果香港人再退缩,只会被这个漠视民意的政府一步步蚕食,连香港人最自豪的核心价值及身份认同都会慢慢被消失,更直言:「你不找政治,政治也会来找你!」陈先生亦希望社会上不同界别的人,给予示威者多些体谅及忍让,就算不同意他们的做法及行为,都不要批评,因为他们正在为香港人悍卫家园,他又引用身在狱中的「本土民主前线」前发言人梁天琦的话:

「从来,令到社会乱嘅只有当权者,唔係反抗者。 社会要反思嘅係点解会有咁大反抗。 点解你哋会指责一啲被压迫嘅人,而唔去指责压迫人嘅政权?咁样係讲唔过去。」陈先生希望,香港人对示威者可以多些包容,少些责骂。

游行后,群众一度在金钟夏慤道聚集,不少人用镭射笔照向政府总部及在内驻守警员,有人一度向政总掟油漆。接近凌晨时分,民众呼吁全副装备的示威者回家,有人解释这是和理非的一天,有人高喊「一齐走、一齐走、一齐走」,人群其后陆续散去。

818,和理非与勇武,无惧风雨同行。

  • 2020/08/11
  • 354阅读
  • 作者:
主页 > P绘生活 >818,和理非勇武雨中同行